首页  »  情色小说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学苑中的花_校园情色_激情都市,

学苑中的花_校园情色_激情都市,




>宗翰走进有冷气的办公室,不禁松了口气,东部正受着多年罕见的热浪袭击,在这个麻州中部的大学城的街上,连野狗都不出来惹秋老虎。学生们大概也不急着早回校,还有两个星期才开学吧?

「哈罗?」悦耳的女声:「可以帮助你…啊!你是杨格老师。」

「杨…」宗翰友善地纠正她的发声,他已经习惯了美国人把他的姓讲成语音相近,又很普遍的杨格。而且,他已经忍不住对这个说话的女孩生出好感。

「杨老师。」女孩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说出这句话,看见他惊讶的表情,她得意地笑了。她是个东方女孩,有着漂亮的鹅蛋脸,大大的杏仁眼,长发紮成马尾,长得不高,身材却很均匀。

她很轻松随便地穿了一件T恤,一条牛仔短裤(宗翰私自想着:嗯,腿很美。),白袜和球鞋。与她相比,宗翰觉得自己的西装毕挺显得很愚笨,尤其是在炎炎热气中和行李箱挣扎之後,他的衬衫已映出不潇洒的汗蹟。

他也改用中文:「您是…?」

女孩倾出悦人的笑声:「还是用英文吧!我的中文不行的。我是胡老师,我们上次见过的。」她走到宗翰跟前,有点佻皮地伸出右手:「欢迎到圣安东尼学院,你可以叫我的名字:静。」

「静,你好,我是约翰。啊!我记起来了!」宗翰记得他上次来见那位不苟言笑的校长面谈时,接待他的是一位穿着办公套装,头发盘在头顶,戴了眼镜的精明年轻女士。他一时不能联想到:那位美艳却不可亵玩的女人,和眼前这个充满精力的邻家女孩是同一个人。

静仍是那麽狡黠地笑着,她晃了晃自己的小马尾:「发型不太一样了,不是吗?唔!可以放手了…」。

「喔!对不起!宗翰不知不觉的长握着静细柔的手,被如此一提醒,他赶忙放她自由:「请…请问克来格博士在吗?」

静收回她的手,宗翰注意到她从手臂到手背的肌肤都是健康的浅棕色,手指修长纤细,指甲长短适中,不施蔻丹。

「真糟糕!克来格博士出城开会去了,要下周才会回来。你来的太早了!」

「啊?」宗翰不解地说:「可是,我收到一封信,叫我今天来报到。我…我已经退了房子,把全部家当都搬来了。」

静微笑箸说:「唔!我看见你车子後拖的搬家车厢了。可惜你的宿舍还在整修,可能还要三四天才能让你搬进去。不过不要耽心,你可以把家当寄放在学校仓库,住在城里旅馆中,我相信学校会偿还你的住宿费的。」

宗翰迟疑了,他的脑海中映出克来格博士的怒容(「什麽!还没上班就支领款项了!」)。

静溜了溜俏丽的大眼睛:「或许…」

「或许什麽?」宗翰急切地问道。

静说:「孩子们要下星期才会开始搬回来,你要是不嫌委曲,可以暂时住在学生宿舍里。」

「啊!太好了!」宗翰不禁觉得感激:可爱的静帮了他一个大忙。

「那…我正要去那边,要不要跟我先过去看看?搞不好你会改变主意。」sosing.com

「太好了!」

宗翰屈膝去提他那两个衣袋,但静拦住了他的左臂:「我帮你提一个。 」当她弯腰去提衣袋时,宗翰忍不住注意到,静的那件 T 恤领子开得比较深,而她向前俯下时,他可以清楚的看见她的胸罩:一件白色,看来光滑柔软的胸罩,尽职地兜住一对不能算波霸、却夹着诱人乳沟的山丘。

宗翰觉得引人入胜地是,她上衣中的肌肤比手臂和颈项白皙,却也不像很多白人女子那麽惨白。宗翰有点舍不得把眼睛移离那迷人的胸脯,而静也像要他看个够似的,折腾了半天才直起腰来:「走吧!」

两人各提着一个衣袋,在热雾中横过青翠古老的校园。静边走边说:「克来格博士一定有向你提到圣安东尼学院的光荣历史吧?」

宗翰点了点头。静瞟着他:「希望你不要太失望,甚实这里已变成了很多亚洲富豪家庭的托儿所。那些少爷小姐们到了美国,不愿直接进入公立中学,就来这里读大学预科,以便将来能进名校。我们的海外业务经纪在亚洲很活跃的。」

宗翰轻松的笑了笑:「我不失望…」

静甜甜的一笑,领他进了一幢古老的维多利亚式建筑。房里的设备装修倒是十分现代,宗翰觉得装潢有一点…

静看见他的脸色,不禁笑出声:「哈!是的,这一幢是女学生宿舍:比男生宿舍清洁一些。」

宗翰点点头,随静上了二楼,进了一间挺宽广的卧室。静在那双人床边放下手中的衣袋:「你的行李先暂时放这儿吧。」

宗翰放下衣袋,打量这房间。一切装饰都很简单雅致,不像一般小女孩的口味:「你们的学生住这麽考究的房间?」

静捉狭地笑道:「这是我的卧房:我是老师,也是这里的舍监。」

静带着宗翰大致参观了一下这幢叫做安妮公主的宿舍,楼下有大客厅、起居间、餐厅、厨房、管家和厨子住的小室;楼上除了静的卧室之外,还有八间卧房,每一间都有两张床,两张书桌,因为学生们都回家渡暑假了,房间里除了墙上的少女偶像海报以外,显得空荡荡地。

静边走边解释:「基本上,因为我是中国人,(虽然我是在维吉尼亚州长大,而我的中文大部分是在大学里念的),校长克来格博士就派我当这间亚裔女生宿舍的监督了。」

「喔!还有一个原因…」静微笑着,示意宗翰站到二楼的一个窗前:「因为我是这里最年轻的老师,他们派我来抓这个…」

静的右手优雅地指着楼下院子中的篱笆,那爬满长春藤的木墙中,有一块刚补上的新板子:「男生来幽会的路径。」

宗翰想到自己从中学就上着和尚学校,不禁莞薾:「哈哈!好残忍的舍监!」

静娇媚的白了他一眼:「出了麻烦,很难向那些做达官大人的父母们交待。不过,还是防不胜防…」

「是啊!荷尔蒙的力量。」

「呵呵!」静迷人的笑了,她轻轻掀开宗翰的西装上衣,用手指碰触了他腰侧衬衫的布料:「啊!你出汗了!对不起,我忘记打开空调:校方很苛扣水电费的,学生不在时,我很少用冷气。」

出乎意料的被静看见他不太「酷」的一面,宗翰困窘的说:「没…没关系…」

「你该去冲个澡,换上舒适的衣服,挑间卧室休息一下。」

「唔!好主意。」宗翰转身,没看见静偷偷地把触到他身体的手指飞快地放在鼻尖,深深吸气。美丽的脸上浮出复杂的表情。

他们回到静的房间,宗翰从衣袋中挑出几件衣物,便要走出卧室。

静叫住他:「等一下,你要去那里?」

「去浴室啊!」宗翰刚才参观过那间没有门锁的浴室:一边是有大镜子的洗面、梳妆台,另一边则是有墙隔开的四间花洒淋浴室,每一间有浴帘提供少许的隐私。

静说:「不,不,大锅炉熄火了,那间浴室没有温水。跟我来。」

宗翰跟着她穿过了她卧室,在两排衣橱之间走进另一个房间:一个豁然开明的浴室,在一边有整洁的流理台,另一边是个有半透明压克力门的大淋浴室,而最引人注目地是在浴室的远端,有一个极大,几乎可以容下三、四人的浴盆。阳光从屋顶的采光窗泄下,使乳白色的装潢显得明洁悦人。

静从衣橱中捡出一块浴巾,放在流理台上:「请不要拘束,我要回办公室去了,回去以前,我会把这里的空调打开的。」

说着,静转身走出了浴室,过一会儿,传来卧室门关上的声音。宗翰扭开花洒,调好水温,除去了笨重的衣物。微温的水令人愉悦地浇在他身上,使他不禁放松了阴郁许久的心情。

他的心思飘到了静的身上,突然他想到,手拿着、在身上涂抹着的香浴皂,早先是不是也是在静诱人的娇躯上这样地滑擦着?他的胯下起了反应,他也情不自禁地「专心洗着」他半勃起的阴茎:「啊!我在干什麽?」他回复了理智,匆匆洗完澡,跨出淋浴间。

「奇怪了?」宗翰不解地蹙起眉头:那放在流理台上,浴巾旁边的换洗衣物竟不翼而飞了…还是他根本忘了拿进来?不会吧!

意识到自己正傻呆呆地站在那儿滴水,宗翰决定先擦乾身体再说。抖开那整齐叠好的淡蓝浴巾,他警觉到一个小小的方块滑落地上。宗翰拾起那个小方块:那是一个保险套!

「唔!」他不太确定这是不是表示…

宗翰拭乾身上的水珠,拉开静的衣橱,找到一件粉蓝色的毛巾布浴袍。他披上它,走进静的卧室。静正侧躺在床上等着他。她的身上少了好几件衣物:只剩下了那件被宗翰早先窥见的丝面胸罩、一件比基尼式的白内裤和脚上的白色半长运动袜。

静不再紮着马尾,黑缎般的长发瀑散在她圆润的肩上、和隆起的白嫩胸前。上身由肋间收细到纤腰,完美圆深的肚脐为那腰身划上一个句点,然後平坦的腹部结束在小巧的白内裤中。宗翰不禁贪婪地看着她微张的大腿间,被柔软布料包裹住的丰腴小丘。而那双均匀的美腿,因为她脱去了牛仔短裤而更显修长了。

静有点撒娇地嘟起粉红色的小嘴,双眼流媚地看着他:「你偷穿人家的衣服!变态男人!」

宗翰把保险套夹在两指之间,晃了晃:「你没有留多少东西给我穿…」

静娇懒地爬起来坐在床边:「过来…」

宗翰走到她面前,她伸手取过那只保险套,另一手撩开他的浴袍下摆:「不会穿这件吗?要不要我帮忙?」

上一篇:楠楠的暴露之寝室春情共七章完 下一篇:[与师母的故事][完]